首页>新闻中心>

    丰田决议退出德国法兰克福车展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丰田决议退出德国法兰克福车展


      《日本经济新闻》7月2日报道称,企业正在相继远离经过展厅来宣扬新产品和服务的“展会”。丰田本年秋季将不参与自1977年起持续参展的世界最大等级的德国法兰克福车展。随着SNS(社交网站)的普及,搜集信息的办法日趋多样化,传统展会招引顾客的本钱收益比下降,正在迎来拐点。

      每两年举行一次的法兰克福车展有约1000家公司参展。该展会是面向欧洲顾客的宣扬渠道,但丰田表明,“无法获得与参展相等的作用”,决议不再参与。该公司2018财年(到2019年3月)在欧洲的全集团销量为99.4万辆,占整体的份额为9%。

      

      大型企业在车展上搭建数千平方米展区的营建费有时超越1亿日元。丰田此前也一向尝试削减本钱,例如在欧洲的展会上不再设置用于记者会的舞台。


      在世界车展范畴,最大市场中国的北京和上海车展的存在感增强。丰田正在将重心转向开拓此前行动较晚的中国市场等。

      在2017年前次法兰克福车展时,法国标致轿车公司和日产轿车没有参与。该车展上通常是德国企业在显眼的位置展出,而宝马本年也将参展面积缩减为3600平方米,仅为前次的1/3。


      其他工业也呈现“远离展会”的趋势。3月在瑞士举行的世界最大等级挂钟珠宝展会“巴塞尔挂钟展”上,世界最大手表制造商斯沃琪集团 (Swatch)没有呈现。该公司旗下具有欧米茄和海瑞温斯顿(Harry Winston)等品牌,此前每年都搭建多个豪华展区。


      在展会现场,斯沃琪此前进行展现的中心区域邻近已改为媒体的采访区等。来自美国的男买家叹气着说,“一反常态,变成了冷清的展会”。本年的参展企业有520家,进场人数为8.1万人,别离比上年削减2成。

      

    3月的巴塞尔挂钟展

      在1月在日内瓦举行的高档手表展会“日内瓦世界高档挂钟沙龙(SIHH)”上,瑞士的高档手表企业爱彼(Audemars Piguet)和理查德米勒(Richard Mille)决议撤出。巴塞尔挂钟展和SIHH的主办者对企业相继中止参展和观展者削减抱有危机感,将自2020年起协调在相邻时期举行,加强吸引客户。


      展会过去作为面向顾客和采购商的有用宣扬手法而不断发展。但现在,经过Facebook和Instagram获取信息是干流。斯沃琪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尼克·海耶克(Nick Hayek)表明,“随着网络媒体的普及,展会没有了像以前那样的宣扬作用”。


      普华永道的2018年顾客意识调查(27个国家的约2.2万人作出回答)显现,关于为获取购物信息而运用的媒介,社交网络为37%,排在第1位。第2位是零售企业的网站(34%),第3位比价网站(32%)。


      欧洲最大等级IT展会“CeBIT”2018年结束了33年的前史,与在德国举行的工业设备展会“汉诺威工业博览会(HANNOVER MESSE)”合并。尽管如此,本年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的进场人数仅比前次添加5千人,为21.5万人,简直看不到合并的作用。


      还有观念指出了按纵向切割的不同范畴举行展销会的极限。轿车迈向与IT的融合,因而美国家电展会“CES”等作为展现自动驾驶等新技术的渠道的重要性提高。


      瑞典沃尔沃轿车在米兰的时装周上发布了新款SUV。该公司高档副总裁Bjorn Annwall表明,“我们现已不会继续主动参与传统活动。将结合想传递的信息来考虑传达信息的手法”。